1. 长城号首页
  2. 创业分享

字节跳动To B双箭齐发:飞书战国内,Lark攻海外

“字节跳动产品矩阵有15亿月活的巨大流量,支撑这些月活的不仅有大家熟知的今日头条、抖音等产品。

还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海外,比如TopBuzz、Buzz Video、TikTok,以及重点的Lark等这些产品。”

Tech 星球(微信ID:tech618)独家获悉,10月31日,字节跳动企业协作产品Lark在深圳举行了“巡洋计划”开发者大赛,打出平台零分成的招牌招募开发者,未来重点拓展北美、日本等海外市场。

为吸引开发者,字节跳动企业SaaS应用首席商务官吴玮杰开场时,以文章开头所言介绍了字节系“APP工厂”的一众明星产品。在与开发者中场交流时,他还信心十足地说道:“字节跳动甚至可以说,是国内最成功的出海公司。”

独家 | 字节跳动To B双箭齐发:飞书战国内,Lark攻海外

不断的开疆拓土中,Lark已经成为字节出海的排头兵,意图复制TikTok登顶Google Store的免费榜榜首的成绩,Lark寄托了字节跳动新的“野心”。

随着互联网时代C端市场的红利触顶,字节跳动也无法避免面对流量枯竭的困境:今日头条、抖音等APP新用户增长困难。而往往被忽略的To B市场,仅在国内就仍有3000万家企业的巨大红利,自然很难不让人眼馋。

不过,相比TopBuzz(海外版今日头条)、TikTok(海外版抖音)较容易有所了解,字节出海新的“猛将”Lark,则一直披着神秘面纱。

在市场上已经存在钉钉、企业微信、Slack等强劲竞争对手的情况下,字节跳动为何选择进军企业办公协作市场?Lark又有何过人之处?飞书与Lark是何种关系?张一鸣为何将主战场选择在了海外?此前这些市场关心的焦点问题,都没有公开的答案。

独家 | 字节跳动To B双箭齐发:飞书战国内,Lark攻海外

从左到右依次为:企业微信、钉钉、飞书

张一鸣的“无心插柳”

今年4月,字节跳动发布针对海外市场的企业办公套件产品 Lark 。 9月,经过在海外市场半年的试水与打磨,Lark以“飞书”的名字向国内市场开放。从时间点上看,很多人会认为Lark和飞书是今年的产品,但实际上Lark已经推出了有3年之久。

最早,字节跳动也是使用钉钉,使用过程中逐渐发现了一些问题。在2016年的一场CEO面对面中,张一鸣说道:“钉钉并不适合头条,我们要研发自己的办公协作产品。”

在互联网大厂中,企业自研内部办公协作产品,并不鲜见。

除了已经为外界熟知的阿里钉钉、腾讯企业微信之外,还有百度内部沟通产品百度Hi,美团内部产品沟通协作产品大象。字节研发自己的企业沟通协作产品并不意外,只是大概张一鸣也没有想到,有一天Lark会成为一款商业化产品。

从2016年飞书雏形诞生,到2017年7月1.0版上线,再到2017年11月字节跳动全面使用飞书,至2018年10月,飞书的研发团队已经超过500人。

进入2019年后,飞书明显加快了更新节奏。1月份推出飞书2.0版,语音通话、在线文档等核心功能上线;6月飞书3.0发布,推出了云盘和音视频会议等重要更新。

飞书的更新节奏明显慢于Lark,2019年4月就已经开启商业化的Lark,语音通话、在线文档等功能已经很早就具备。“Lark针对海外市场,飞书针对国内市场”,字节相关人员向Tech 星球(微信ID:tech618)确认了二者的分工。

但飞书并不是Lark的简单汉化版,在“巡洋计划”开发者大赛的现场,吴玮杰说道:“你会发现二者长得很不一样”,Lark和飞书会针对国内外市场,不同的用户习惯针对性设计。

“二者能交流,但是没有打通”,吴玮杰向开发者具体解释这句话的意思:“跨国公司组织,不是国内只能用飞书,国外部分用Lark。它是以用户决定的,比如,这个用户决定用Lark,他的国内外企业分部就都使用Lark,他选择将数据存储在美国或者国内,数据安全就要符合当地的政策和法规。”

Lark的市场化行动也更进一步。如今,已经在全球10余个地区设置办公室,在全球拥有9个研发中心。Lark正准备扬帆起航,成为字节下一个出海的拳头产品。

没有打卡考勤的Lark有何亮点?

新生的Lark准备大干一番之际,质疑声也随之而来。

核心原因还是竞争对手过于强大,Tech 星球查阅的统计数据显示:截至2019年6月30日,钉钉用户数突破2亿,企业组织数突破1000万。而企业微信跃用户数为3000万,很多用户是500强企业。

海外市场则有Zoho、Slack、Google G Suite、Office 365四大成名战将。其中,Slack是很多企业办公协作软件对标的产品,2019年6月20日,Slack上市后,当天股价暴涨50%,如今市值高达126亿美元。Google G Suite则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众多用户,产品也赢得了口碑。

Lark必须拥有自己的闪光点,才能证明自己有机会突出重围。

字节经常强调其文化是重视「Context」,而不是「Control」,因此张一鸣为Lark定下的核心产基调,也正是信息的高效流转。

张一鸣曾多次谈到内部信息高效流转的重要性,“决策指令不是单纯的上传下达,而是让同事之间通过提供上下文,通过内部信息透明来解决问题、做出决策、提高效率”,具体落实到Lark上,是IM、智能日历,以及在线文档等基础功能的开发。

快问卷公司CEO陈峰,此前是腾讯企业邮箱和微信服务号的产品经理,他在体验Lark的IM功能后,认为频道交互和快速表情回复等功能都非常好用。WorkTitle的创始人王涛,也是在体验了Lark 10分钟后,做出了要与Lark“共创”的决定。

应当说,Lark的沟通部分产品设计,还是赢得了很多客户的认可,字节员工也反馈沟通起来十分顺畅。不过,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在体验产品过程中,发现使用Pin、搜索等边侧功能时,聊天框会横移的设计,一时还是难以适应。

对于企业办公协作产品来说,IM只是让信息高速流转的一部分。知晓同事的业务目标及进展,然后借助工具高效协作,也十分关键。没有打卡考勤等管理功能的Lark(可以借助第三方小程序实现),在协同上做了很多工作。

据悉,字节的基层员工也可以看到张一鸣的工作目标。员工可以跨层级配合,这也是Lark的智能日历、在线文档等功能,将OKR理念落实到执行层的一种表现。

独家 | 字节跳动To B双箭齐发:飞书战国内,Lark攻海外

Lark的“重协作、轻OA”的设计理念,为赢得用户认可开了个好头,但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。行业对Lark最大的怀疑,在于强调对业务理解能力的To B市场上,字节这家To C的公司能做好吗?

“全球市场形势已经变了,他们对企业软件的需求不再是Top—Down(从上到下)。而是小团队觉得好用,进而影响这个公司集体采用,知名的SaaS产品Zoom和Slack,发展经历都是如此。”

在吴玮杰看来,To B产品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,不再是CEO或者CIO(首席信息官)核心决策的工程了,员工认同将在未来十分关键。为此,与员工共创,将是Lark获取经验的关键。再者是借助Lark的开放平台,与众多ISV(第三方软件开发商)一起探索,也能弥补字节对To B产品没有经验的缺失。

Lark能否成为字节To B的杠杆?

Lark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策略,使得其企业使用和用户数据情况并不为外界所了解。

据一位内部人士向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透露,目前在没有推广的情况下,Lark平台上日常在用企业有几十家,“但是我们最高的单一企业使用员工数在50万,而且飞书有很多国内企业等待机会上线,预计这些等待的企业员工数也有300万。”

这几组数据都令人震惊,要知道钉钉目前单一企业最多员工数也就这一量级,飞书全面开放如果真的能迅速获取300万员工数,也初步证明其已经过PMF(产品和市场匹配的时间点)。

在“巡洋计划”开发者大赛活动上,Lark内部人士分享了其能够成功的几个关键点:

独家 | 字节跳动To B双箭齐发:飞书战国内,Lark攻海外

1、字节跳动的无条件支持,在新加坡、硅谷等全球多地设置研发中心和业务中心,“未来计划投入上千人的团队规模”,字节也是希望Lark能够打开其To B市场的大门,为字节拓展互联网下半场的想象空间。

2、借助Lark的开放平台构建生态 ,各家利用PaaS中台做生态是通用做法。Lark为突出自己的特征,将小程序和机器人两项能力进行了集中突破。“Lark是目前市面上唯一打通PC和移动端的小程序平台”、”我们机器人在个别AI能力上,比Google还高20%”,Lark工作人员对与会开发者说道。

这次大赛为吸引优秀开发者入驻平台,拿出了最高20万元奖金,以及承诺截止到2021年5月,平台零分成。

虽然,相比钉钉的春雨和春泥两项各10亿元的生态奖励计划,Lark的奖金并不吸引人,倒是一定期限零分成吸引了部分开发者。不过,对于第三方开放者来说,上Lark平台也意味着要单独开发字节小程序。

3、跟随Lark进军海外市场。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分享了一组数据:2018年,平均每个美国企业客户的SaaS 花费为34.3万美金,年增长78%,平均每个企业使用上百个SaaS。这些数据都远好于国内的市场环境。

变量资本管理合伙人昊江则认为,国内SaaS已经经历了3-4年发展时间,在移动化和AI方面有优势,是时机去海外市场炼兵。

吴玮杰也提到TikTok、TopBuzz等产品,都在海外市场有非常成功的渠道和运营经验,Lark可以复制这些能力,SaaS伙伴可以搭乘lark这艘大船出海掘金。从一开始就收费的Lark,也为国内SaaS开发商描绘了诱人的商业化蓝图。

然而客观地说,无论出海的lark,还是在国内市场发展的飞书,未来都很难迅速成为“字节第三个DAU过亿的产品”。Lark和飞书的增长速度注定不会是爆发式指数级增长。

今年6月份,曾有20多位CIO走进今日头条企业效率部,飞书举办了一场内部分享会。参会的中国黄金CIO周韩林对 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说道:“听完产品介绍就觉得不适合我们,产品比较适合互联网公司,尤其内容公司。”这也是媒体型公司“少数派”,在使用5款以上企业办公协作产品后,最终选择飞书的主要原因。

如今,正式面市不久的lark,相比钉钉和企业微信来产品来说,在产品功能层面还相差甚远,当然这一层面的差距可以通过时间弥补。更艰巨的挑战,是未来深入行业,尤其传统行业后,lark能否胜任还不得而知。

过去,字节跳动进军了教育、AI等垂直产业领域,成绩可以说都并不理想。2019年4月,GoGokid被爆大量裁员;同一个月内,aiKID被传停止运营并入到了GoGokid。字节更善于算法和流量,对产业理解不够等问题也被暴露出来。

因此,相比钉钉在电商、教育、零售等领域突进,Lark选择扁平方式发展,以主打协作的功能亮点,在全球铺量也不失为一种策略。

Lark可以避免深水区对决,而主打国内市场的飞书,将不得不直面残酷竞争的局面。同源的两款产品,在还未正式走向市场,就已经注定走在两条路上。

本文经授权发布,不代表长城号立场。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hangchenghao.cn/n/10034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13875772900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394062665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