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长城号首页
  2. 投稿

开什么培训班赚钱,适合县城开的教育机构

暑假到了,必须给儿子报个培训班。今年搬家到了新区,这边相对主城区人烟稀少,培训班不多。小区门口新开了一家,但上个月才装修完毕,担心甲醛未散尽。于是全城兜了一圈,想找个合适的培训机构。

县城不大,骑电动车,一上午就看了十几家。我想给儿子报个拼音培训班,但开了这种班的,都是针对学前儿童,或者小学一年级学生,可我儿子已读完小学二年级了。

好不容易找到一家,课程却安排在上午,而我希望的是下午。我试探着问有没有折衷的方法,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说:“不好意思,我们无法提供您需要的服务。”

这令我感到十分惊讶,怎么有把顾客拒之门外的呢?众所周知,参加培训班的学生,留存率是非常高的,留住一个,或许三五年都不会走。没有使用话术,不作任何挽留便直接拒绝了我,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,他们的学生数已经爆满。

事实也确实如此。我所看过的每一家校外培训机构,教室里很少有空位。有个搞篮球教学的,一名老师,竟带了四五十名学生。学生的年龄参差不齐,从高中生到幼儿园的孩子都有,混编在一个班。

不由得感慨,小县城的教育培训,已经形成一个不容忽视的巨大市场了。

在县城开校外培训班有多赚钱?或许这里才是最大的价值洼地

实拍图片

粗略估算了一下,全县约有6万名中小学生(不含学前儿童),假设其中只有一半参加暑假培训班(没有抽样调查,但从笔者身边熟人朋友家孩子的情况可以判断,这个估计还是保守的),如果每家培训机构平均容纳200名学生,至少需要150家中等规模的校外培训机构。而此前不久,县教育局发布的一份文件显示,注册的培训机构仅有45家。

这些培训机构的收费及盈利如何呢?

综合各家培训机构的收费标准,基本是这样一个情况:

大多数校外机构的暑假班培训时间为40-45天,一对二培训,价格为5000-6000元;5-8人小班,单科1500-2000;10-20人的中班,单科1200-1500左右。

体育、艺术类收费相对高一些。球类、跆拳道、拉丁舞等,暑假班收费普遍在1500-2500之间,最贵的是钢琴教学,收费5000以上。

盈利分析。以班额18人,收费1500元的中班为例,总收入18*1500=27000,支出包括老师工资45天*80元每节*2节=7200元、场租分摊3万/365天*45天=3700元、装修折旧3500元(5年摊销)、管理费用、水电及其它低值易耗品5000元。收入减支出得7600元。

如果共有10个班,180学生,仅办暑假班一项,至少可以盈利76000元。加上寒假班、日常班,一家小培训机构年盈利20万,应该不是很难。

上面估算的是较为低端的培训机构收费及盈利情况,稍有一些品牌的机构,收费要高得多。以派乐多英语(这家估计是县城唯一有点儿品牌的机构)为例,按节次收费,10人以内的小班,每节课70元,每天两节课140元,暑假班45天,一名学生需要支付6300元。这个盈利就相当可观了。

在县城开校外培训班有多赚钱?或许这里才是最大的价值洼地

实拍图片

这些校外培训机构开设的课程,主流是文化课补习:幼升小、小升初、初升高,以及各年级学科的衔接班。其次是球类、音乐、舞蹈、美术、书法、表演等。

根据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》规定,校外培训机构不得超标、超前教学,但这一点,几乎所有培训机构都没有落实。而且超前教学还是他们对外宣传的主要卖点——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。

师资情况。最近几年,在职教师参与有偿补课抓得越来越紧,已经很少有公办学校在职教师敢于去培训机构兼职。毕竟,一个月赚几千元钱,却冒着被处分的风险,是很不值的。

县城培训机构的师资来源主要有:师范类在读大学生、民办学校在职教师、公办学校代课教师、退休教师。其中,有很大一部分没有教师资格证。这一点是明显不符合规定的,不过几乎没人在意。

办学场地。根据前述文件规定,校外培训机构必须有符合安全条件的固定场所,同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,确保不拥挤、易疏散。这方面也有很多培训机构不符合要求。有的教室非常拥挤,十几个孩子挤在一间十多平方的民房内,空气质量堪忧。

细心的朋友可能会发现,在前面的盈利估算中,场租一项只设定为3万元,这是有原因的。一是县城房租不高,二是培训机构并不需要租临街门面房,大多数是租的二层以上的民房。这样的房子,楼梯间一般只有1.2米左右,若发生火灾等危险,不易于疏散。去年,我县就有一学生,从培训机构四楼的通风口掉下身亡。

所以综合来看,县城的教育培训这块,从办学场地、师资、管理以及课程设置来看,还很不规范。但市场是确确实实存在的,而且还有很大的发掘价值。

在县城开校外培训班有多赚钱?或许这里才是最大的价值洼地

在人口红利已经消失的当下,或许县城才是真正的价值洼地。

拼多多的成功,及美团、滴滴进入下沉市场,都印证了这一点。一些大的培训机构,比如学而思、新东方等,目前很少在县城开设线下培训机构。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,一节课200元以上,不是县城居民的收入水平可以支撑的。事实上账不能这样算。

在一线城市,补课费收得很高,是因为机构的运营成本高。人力、场地、税收等,都是县城无法比较的。一线城市200元一节课可能盈利困难,到了县城,因为成本下降,或许收费100元就有相当可观的利润。

当然,对县城居民来说,每节课100元的价格也不低。但这是相对一般机构而言的,如果是品牌机构,这个收费还是有家长愿意买单的。以房地产业的碧桂园来类比,一个平均房价不足五千的县城,碧桂园来了,可以卖到万元以上的单价。品牌就是质量的保证,县城居民尤其相信这一点。

我们一般认为,大多数县城的人口是净流出的,因此判断县城的经济缺少驱动力。以笔者所在县为例,全县50万人口,外出务工人数超过16万(官方数据),确实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县城的经济活力。但是,这16万人中,绝大部分没有能力在外买房定居,普遍把孩子托付老家父母帮忙抚养。这些人长年在外打工,手头积蓄了一些钱,却没有好的投资渠道。最好的选择,是在县城买一套房子,把孩子转到县城学校上学。所以,一个人口净流出的县城,学龄少年儿童的人数却没有明显减少。

在县城开校外培训班有多赚钱?或许这里才是最大的价值洼地

电视剧《少年派》中,林妙妙上了5天补习班,每天5000元。收费之高令人咂舌。林妙妙父母年收入有多少呢?故事设定的地域背景应该是上海,林妈王胜男是排球教练?(似乎没有具体介绍),林爸林大为是自由职业者。两人的月收入加起来,在3-4万之间。这个收入水平,在上海很一般。但为了孩子,竟然咬牙接受了这么高的补课费。

虽然一线城市居民和县城居民在教育理念上还存在一定差距,但现在的中小学生,他们的父母大多数已是八零后,其消费观念基本能与时代同步了。所以我们也许低估了县城居民在子女教育支出上的接受能力。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,一定可以接受更高收费但更高质量的校外培训。

另外很重要的一点,对县城居民来说,送孩子上培训班,不仅仅是为了提高孩子的学习成绩,和让孩子掌握某种才艺,还是一个刚性的需求。不得不说,现在的电脑手机游戏太厉害了,不但孩子们容易沉迷其中,很多成年人,也“吃鸡”、刷抖音上瘾。毛主席说过:思想的阵地,我们不去占领,敌人就会去占领。暑假这个长长的空档,如果不能用学习内容去填充,必然会成为电子游戏的天下。留守的孩子,爷爷奶奶管不了;非留守的孩子,家长每天要上班,也没时间每天陪着。托付给培训班,是最省心最力的事。

在县城开校外培训班有多赚钱?或许这里才是最大的价值洼地

但是,目前来看,县城的教育培训市场仍处于野蛮生长阶段,鱼龙混杂,良莠不齐,亟待加强管理。没有资质的机构必须清理,办学场地、师资等不符合条件的,要坚决整顿。对于超标、超前教学的培训机构,也应该要求整改到位。

只有校外培训机构健康良性地发展,才能真正成为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,才能充分解决家长及孩子对教育的多元化需求。

来源:长城号,欢迎分享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hangchenghao.cn/n/181993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13875772900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394062665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